当前位置: 主页 > 教育新闻 >

疫情之后不用扫码用刷脸,请多给我个理由_科技频道_东

发布日期:2020-06-27 01:47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疫情之后不用扫码用刷脸,请多给我个理由

这是一个非常“要脸”,却又看起来好像不那么“要脸”的年代。

今年上半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编纂最大的创新和亮点之一就是人格权首次独立成编,让人格尊严得到全面保护,是对人民需求和社会经济发展的积极回应.说成大白话,就是人得要脸,而且法律会越来越保护公民的脸面。

但另一方面,公众正被为一项新兴的支付技术推动着把自己的脸面送出去??刷脸支付。在2015年德国汉诺威电子展上,当马云向全世界展示刷脸支付产品的时候,在场的部分参展很可能会联想起上世纪70年代的著名科幻电影《西部世界》??身份识别的所有参数特征都可以集中到一张脸上。

进而,自2018年12月开始,支付宝和微信这两大支付巨头不断推出创新式的刷脸支付产品:“蜻蜓”与“青蛙”。半年多的时间内,“蜻蜓”迅速进化到了“Plus”版本,而且阿里集团高调宣称,无上限投入刷脸支付系统补贴;在资金投入相对低调的微信也不甘落后,迅速在市场投了以千台为量级的支付刷脸设备。

在双方的论动员战已经被各大媒体渲染为“2019年是刷脸支付元年”的时候,2020年突如其来的新冠状病毒疫情让新一轮的厮杀暂时偃旗息鼓。几个月以来,口罩和手机一样,成了出门必备的随身携带品,否则寸步难行。很显然,现在的人体生物特征识别技术还没有强大到仅凭眼部特征就可以确定身份的程度,所以,“支付在未来可以挑战扫码支付”这个假说遭到了重大挫折。

刷脸支付也许本来只是“看起来很美”

刷脸作为一种支付手段,从它诞生之日起,就一直伴随着公众强有力的质疑,而且它带来的数据安全与隐私权,社会伦理等问题也绝非仅仅停留在理论层面,在现实层面上,刷脸支付目前也依然处在不断试错且自我调试的阶段。